原本准备参加周六下午的休闲骑行,按照上次的惯例我到了白马公园等候,谁知道到了之后才发现这儿正在进行一个什么农业嘉年华的集会,人山人海。从2点半等到了2点45,不知道是由于白马公园人多没有看到同游者还是改变了路线,反正最后没有等到。怎么办呢,不能够白跑一趟,发发狠心,最后还是决定去爬一次天文台,看看上次熟悉了线路之后这次的成绩有没有提高。

在白马公园等待的时候随便捏了几张PP留作纪念:

可以看出,天气非常的好,在这样的天气下,如果不出来活动活动的话那肯定是对不起自己的。

经过了一番艰苦的爬坡,像条夏天伸出舌头的狗一样的我,终于又爬上了天文台。这次的成绩终于有了一些小的提高,现在跨入了15分钟的门槛。这次的成绩是14分39秒。只不过路上的游人的眼光似乎让人有点受不了,似乎带点惊讶,一丝的不解,又似乎有点敬佩,但又有点觉得我大脑秀豆的感觉。

惯例,留念。

 上了天文台之后,休整了一会儿。我做出了一个很重大的决定,那就是上头陀岭,紫金山的最高点。

按照以前印象中看到的路线,从天文台的侧门下,扛车走了一段大约10分钟的台阶山路。应该是到了所谓的西马腰。这儿的路开始变成了石头路,可以骑行了。上车,又开始了爬坡。下午的时光,上山的人不太多,这也让我有点宽慰,万一骑不动了下来推行,至少嘲笑我的人不会太多。

林荫中的石头路考验着我的体力,而遮挡了阳光也为了带来了一丝的清凉,在这样的山路中骑行的确算是一种享受。零碎地石头不是的将车头弹起,让我有种车头要倾倒的感觉,努力的下压身体,将齿盘比调到最小,像个蜗牛一样一步一步地努力向上爬。

终于碎石路骑完了,尽头是一个水泥路,我知道只能选择向上的那一面。继续、努力、坚持---我在给自己打气。虽然最后一段的坡度变得更加陡,可我知道,胜利应该是不远了。最后一次的发力登踏,终于跃上了紫金之巅。

极目远眺,一种自豪之情应运而生。我也骑车登上了紫金之巅!在山顶休息期间,不时的有人上来搭讪,那个时候,才感觉到虚荣的感觉。

下山,准备走另外一条路,青年路下。印象中可从灵谷寺中穿过,可惜到了门口却被拦了下来,让我回头走。下山的感觉是非常舒坦的,速度一路飙升,让我不得不时时减速。在灵谷寺被拦下来之后,不得不又进行痛苦的爬坡,到了一条下马群的岔路。这段路完全的时碎石路段,正好可以满足XC的要求,还好是下山,不用登踏,作为一个菜鸟,我捏着刹车,慢慢的溜了下去。

上图是幽静的青年路。

下了马群之后,便到了范墓。

 穿越了这个池塘之后,一路向西。回家!